2

产品分类
地址:
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邮箱:
9490489@qq.com
电话:
传真:
最新资讯
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“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 苦主韩晓峰母反被控罪 添加时间:2018-12-07 08:30

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鞠海香被控多项罪名开庭,官方派出大批警察阻止群众进入旁听及围观。(受访者提供)

(___记者李熙采访报导)发生在去年4月13日的上海警察持枪入室杀人案,造成住户韩晓峰一家一死二伤。警察杀人未立案,韩家三人反被控多项罪名。

该案被分成三案,除韩晓峰已被判三缓四,日前韩母鞠海香被控“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”等罪名开庭,因庭审不记录且未传唤证人出庭,抗议家属被法警拖出法庭。

围观者受控 庭审不传证人不记录

9月10日,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前停了几十辆警车,约有近六十名警察守在法院外,不让围观民众进入旁听“4·13强拆杀人案”庭审。

2018年9月10日,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鞠海香被控多项罪名开庭,官方派出大批警察阻止群众进入旁听及围观。(受访者提供)

2018年9月10日,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鞠海香被控多项罪名开庭,官方派出大批警察阻止群众进入旁听及围观。(受访者提供)

2018年9月10日,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鞠海香被控多项罪名开庭,官方派出大批警察阻止群众进入旁听及围观。(受访者提供)

该案庭审一直到晚上才结束,但由于法庭不播放案发当天视频,又不传唤韩晓峰出庭作证,同时庭审不记录,让家属很是气愤。

鞠海香胞妹鞠海云向___记者表示,“法院只给家属四个旁听名额,其余名额都是被官方安排的人占去。庭审一小时后,我发现没在记录了,就举手要求所有的话都要记录,他们不让我继续说,我就被五六个法警拖出法庭外面。”

下午她再次申请旁听,庭审开始半小时后,鞠海香突然晕倒,经过医护人员抢救约30分钟才醒过来,继续庭审。“每个问题说完就问鞠海香有没有意见。她当场就说他们是____,但法官不理会她,官方安排的证人也是____。我看她(鞠海香)是感觉很多事情说不清,又气又急才晕倒的。”

鞠海云还说,“开庭前我打电话给晓峰,说你妈妈今天开庭,你要过来呀,我们去接你,他说自己打车去,但是到庭审结束并没有见到他。估计是被控制不让去。”

“韩晓峰因身中九枪,现在行动不方便,(他就医的)医院门外长期有三个人监控,病房内也有三个人看着,他是唯一能出庭的证人。官方对鞠海香的指控和证人证据都是____。”

韩晓峰目前还被软禁在上海第三康复医院。(受访者提供)

上海特警队介入血拆

2017年4月13日,韩晓峰所居住的上海静安区安远路33号居民楼,遭一些不明身份人员到现场强拆,住在三楼的韩晓峰家楼上、楼下都被强拆,且是在赔偿条件等一切都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进行强拆的。

韩晓峰和家人用弹弓抵抗强拆人员,当时刚从山东到上海来的舅舅鞠海良也在场。过程中韩家人曾多次报警,但警方不出警。后来突然有特警冲入屋内,韩家人下跪举手投降,但仍遭特警近距离逐一射杀,共射出10发以上子弹,都是特警总队战训支队四大队高级警官王俊一人开枪,并逐一补枪。

韩晓峰、鞠海香和鞠海良都中了枪,鞠海良中枪后拖了约20分钟才被送医院抢救,20天后在医院不治身亡,卒年37岁。

据悉,鞠海良大腿上的枪伤经过专家判断,可能是被达姆弹所伤,韩晓峰也被同类子弹击中。而鞠海良被枪杀死亡案至今警方不立案,也无任何赔偿。他的遗体目前还停放在医院太平间。

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被害人家属的控告信。(受访者提供)

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被害人家属的控告信。(受访者提供)

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,被害人家属的控告信。(受访者提供)

血拆致韩家一死二伤 三人被中共控罪

2017年4月13日、血拆事件发生前,韩晓峰的父亲韩金凌被警方找去___约谈,下午就进行强拆,而韩金凌在___直接被拘捕。

案发后,韩晓峰及其父母都被逮捕,三人涉嫌的罪名分别为:韩晓峰,“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;鞠海香,“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;韩金凌,“寻衅滋事罪”。

鞠海云表示,“这么大一个案件,被拆成三个案,法官龚雯已经违法了,让杀人凶手王俊____。”

24岁的韩晓峰是山东济南大学四年级学生,因该案被以“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”起诉,今年2月12日于上海市第三康复医院四楼开庭,后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、缓刑四年。

9月10日,鞠海香被以“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”、“妨碍公务罪”、“寻衅滋事罪”等罪名开庭,未判。而韩金凌,以“寻衅滋事罪”被羁押,至今不审不判。

上海4·13强拆杀人案被害人鞠海香的老母亲,9月12日到上海信访角信访,替女儿一家伸冤。(受访者提供)

韩家四口人,小女儿4月13日当天在学校上课,逃过一劫,但哥哥韩晓峰受伤被控制在医院,父母遭羁押,家里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人。韩家房子被拉起封锁线,24小时有人看着,不让任何靠近,包括律师。

鞠海云和老母亲从山东来到上海替鞠海香一家人伸冤,9月12日她们到上海市信访角信访。有访民向记者表示,“看到鞠海香的老母亲老泪纵横,哎呀,真是可怜,为了强拆弄得人家____。”#